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探索

3天内三位著名音乐家相继逝世

来源:www.nmghdL.cn日期:2022-12-03点击:55

三月,短短一周内,中国音乐界的三位领军人物相继离开我们。

3月7日,钢琴教育家周广仁在北京家中去世,享年93岁。她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位获得国际钢琴比赛冠军的中国钢琴家,被誉为“中国钢琴教育的灵魂”。

3月13日,男高音李光羲在朝阳医院突发脑梗去世,享年93岁。这位常青树歌手曾经在1979年央视春晚唱过一首跨时代的歌曲《祝酒歌》。

3月14日,作曲家、中央音乐学院前院长吴祖强逝世,享年95岁。曾任中央音乐学院院长,《红色娘子军》 《鱼美人》 《草原小姐妹》,这是他对中国民乐的深厚感情。

一张拍摄于1979年的黑白照片被网友热传。周广仁、李光羲和吴祖强也在其中,对着镜头微笑。有人说,这张珍贵的照片定格了“20世纪中国音乐史上最后的辉煌”。

人已逝,但他们的高贵与谦逊,他们对中国音乐发展的开拓性贡献,他们对艺术的坚持,他们对逆境的态度,将被铭记。

周广仁:经历过苦痛,她的内心仍有一团火

“周老师在专业学习上从不固步自封。她常说:“世界上有那么多东西要学,她必须不断学习,不断进步。”杨云林,周广仁的学生,上音高中的钢琴教授回忆道。

学习乐器讲究童心,但周广仁10岁才开始学钢琴。可能是因为她学习晚,所以总是手忙脚乱。在上海,她师从意大利钢琴家兼指挥家梅百奇。学费是每月20美元。我父亲希望她成为一名外交官,并拒绝支付她的钢琴课费用。但她没有放弃,每个月给20个学生上钢琴课,把学费补上,一直坚持下去。

1951年,23岁的她被选中参加在柏林举行的第三届世界青年学生和平友谊聚会。她凭借巴赫的《意大利协奏曲》、肖邦的《第一叙事曲》、拉赫玛尼诺夫的《音乐瞬间》和贺绿汀的《牧童短笛》获得比赛第三名,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位获得国际钢琴比赛冠军的中国钢琴家。

周广仁一生经历了几次大起大落。1968年,她的丈夫陈去世。在她人生最黑暗的时刻,音乐拯救了她。1982年,她因一次事故手指骨折。对钢琴家的致命一击并没有把她击倒。经过一年的刻苦练习,她带着一首肖邦的歌曲《摇篮曲》重返舞台。

多年来,致力于钢琴教学,培养了倪、李宝琼、丹、杨云林、李等一批优秀的钢琴家。她在范克莱本国际钢琴大赛、利兹国际钢琴大赛等重大国际钢琴比赛中担任评委,还参与创办了中国国际钢琴大赛这一高水平、权威性、国际性的大赛,并当选为评委会主席。

杨云林记得,上世纪80年代,中央音乐学院经常有外国专家的音乐会和讲座。当有这样的活动时,周广仁经常利用晨练时间跑到她家去送音乐会门票。“我住十一楼,早上七点前没有电梯。周老师每次都会默默‘爬’上十一楼,悄悄把演唱会门票塞到我家门口。”

周广仁的学生、上音钢琴系教授孙云说:"周老师是我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人?我从未见过更伟大的女人。不是纯粹因为她事业的成功,而是因为她高尚的品格,对钢琴的热爱,对生活的热爱。”

在孙云看来,尽管经历了苦难,周广仁的心中仍有一团“火”。“她对事情不高兴,对自己不难过,意外的麻烦也没能击垮她。燃烧后的光和热,锤炼了纯洁无价的宝玉。”

李光羲:一生就干一件事,倾情歌唱

李光羲比周广仁稍微年轻一点。他1929年出生在天津老城区的一个大户人家,家里住着四五十口人。像周广仁一样,他年轻时没有得到名师的指导。一台老式收音机成了他的音乐启蒙,他在电波中认识了巴赫和贝多芬。

16岁时,李光羲加入了唱诗班,学习音乐理论和西方声乐。17岁父亲去世,他接手工作,进入天津开滦矿务局。他成了一名股票推销员,承担起养家的责任。然而,1953年,他在天津看了中央歌剧院的演出。他深感震惊,决心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。好事多磨。他如愿以偿,被中央歌剧院录取。

1956年,中央歌剧院开始排练新中国第一部西部歌剧《茶花女》。27岁的演员李光羲在剧中扮演阿尔弗雷德,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一举成名。剧中的一首歌,《饮酒歌》,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戏曲唱段。排练《茶花女》时,李光羲一直在想美国影星罗伯特泰勒饰演的阿曼德。“总是想到他,就模仿他。大家都说味道不错。”

《茶花女》让李光羲站稳了脚跟,他接连演出《叶甫根尼奥涅金》 《货郎与小姐》等歌剧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歌剧王子”。

除了《饮酒歌》,李光羲还有一个代表作3354 《祝酒歌》。1979年,50岁的李光羲在央视春晚上唱了这首歌。《祝酒歌》唱片五天卖了一百万张,创下纪录。

《祝酒歌》天气太热了,到处都有人请李光羲唱歌。由于过度劳累,突然有一天,李光羲失声了。他患了喉头无力症,从巅峰跌到低谷,一度让他觉得失去了人生的意义。

直到六年后,李光羲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从那时起,他就一直在舞台上。直到去年4月,李光羲在一次活动中唱了《祝酒歌》。他感慨地说:“朋友们,我很荣幸能站在舞台上68年。”

得知李光羲的死讯后,歌手龚琳娜发来唁电悼念,称他是“一位德才兼备的艺术家”,“中国杰出的男高音”。演员冯写道:“天正唱《祝酒歌》,李光羲老师一路顺风。”

李光羲曾经说过,在他的一生中,他做了一件事,那就是用心唱歌。“他所有的才华、经历、思想都在这里,没有两个字,没有怀疑,没有犹豫。”

有人曾问他,什么样的艺术能感染人?他回答:“不是乐谱的旋律,那个词,那个音,那都是工具,那都是形式。真正感人的是你的深情,你的歌声已经刺穿了普通人的心。”

吴祖强:与人民同呼吸,作品才不会苍白、冷漠

3月14日,得知吴祖强去世的消息后,作曲家谭盾在朋友圈写道:“永远《鱼美人》,永远《红色娘子军》,永远《草原小姐妹》,永远《二泉映月》……我们永远的老师巫迪文,永远。”

出生于吴祖强一个艺术世家,父亲吴英是画家,故宫博物院的创始人之一,哥哥吴祖光是剧作家,创作过《风雪夜归人》 《正气歌》等剧目。吴祖强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和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。他在学习西方古典音乐的同时,不断学习和探索中国传统音乐和民族音乐的优秀传统。

他参与创作的舞剧《鱼美人》和芭蕾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的音乐,成为中国舞剧音乐具有高度民族性和交响性的经典。曾改编传统音乐《二泉映月》弦乐合奏《听松》二胡与管弦乐合奏《江河水》琵琶与管弦乐协奏曲《春江花月夜》。他的交响乐作品用西方管弦乐技法表达民族感情,追求形式与思想的统一。

吴祖强曾说:“担负着创造中国社会主义音乐艺术任务的作曲家,积极地从火热的生活中吸取各种营养,以陶冶高尚的情操,丰富个人感情,在创作活动中始终与人民同呼吸。这既是避免自己的作品苍白、冷漠,无法引起听众共鸣和兴奋的困境的保证,也是每一个为社会主义音乐事业而努力的中国作曲家的责任。”

吴祖强是国家大剧院艺术委员会的主任。90年代,他为大剧院的建设奔走呼号,强调大剧院对国家文化建设的重要性。在大剧院即将建成时,吴祖强提出:“国家大剧院是一个国家文化艺术发展、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,是民族文明的象征。因此,国家大剧院应该被定义为‘公益性文化设施’,而不是以营利为目的。”

最让吴祖强自豪的是,他一生中从未离开过领奖台。吴祖强的学生、作曲家豪维亚回忆说,有一次上课,吴祖强讲到肖斯塔科维奇的《第十三交响乐》,他从书架上抽出这首作品的总谱,密密麻麻地记录着。“他告诉我,这部作品首演的时候,他就坐在肖斯塔科维奇的后面,观察各种细节。这是罕见的。尤其是在我们这个忙碌的社会,对专业的认真态度让我终生难忘。”

每当豪伊创作出新作品,吴祖强都会认真听取并提出真诚的建议。2014年,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幕式上,上演了哈维亚的歌剧《一江春水》。当时,吴祖强身体不好,但他坚持坐轮椅去上海观看歌剧的首演。

那一次,侯伟特意带吴祖强去了外滩,那是他最后一次旅行。

主编:石晨露文字编辑:石晨露

来源:资料图片

来源:作者:吴桐

关注公众号

www.nmghdL.cn 倾力打造互联网数据资讯、行业资源、电子商务、移动互联网、网络营销平台。

每日持续更新报道IT业界、互联网、市场资讯、驱动更新、游戏及产品资讯,是最及时权威的产业资讯及硬件资讯报道平台。

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,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。

本月推荐

最近更新

猜你喜欢

点击排行